《趣话五千年》第56回 据理争齐使辩郤克 妒贤良岸贾算赵氏

上回书说到,齐顷公那真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因为自己的一个不慎重,为了让母亲高兴,结果给齐国带来了这么大的变故,真的是悔不当初。但事已至此没办法了。眼看着四国军队来势汹汹,但自己手里的这点残兵败将怎么抵挡得住呢?齐顷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发了慌,召集诸臣询问计策。

国佐进言:“老大呀,原先我就和你说过,不能这么干,你不听,现在好了吧,人家真往咱身上撒尿了。顷公哭丧着脸说道,人家要是真往我身上尿也行,关键现在是齐国百姓受苦,都是我的错。您看现在怎么办呀,还请你想想办法。

现在我知道你的忠诚和正确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国佐一声叹息道,现在只能用咱们的宝贝,也就是纪侯的甗和玉磐去贿赂晋国请晋息战;把侵占鲁、卫二国的土地归还他们。顷公说:“也只能这样了。

寡人的情意已全尽到了。如果晋国不答应,只有死扛到底了!”国佐领了命令,捧着纪甗、玉磐两件东西,直奔晋军大营而去。先见了韩厥,把齐侯的意思说了一遍。

韩厥说:“齐国一再侵犯鲁、卫,所以我们国君怜悯而拯救他们;怎么能仇恨齐国呢?”国佐回答:“我愿意和我们国君说明,奉还侵占鲁、卫的土地如何?”韩厥说:“有中军主帅在,我不敢自行决定。韩厥领国佐来见郤克,郤克一见齐国的人就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的国家灭亡是早晚的事了,还想以三寸不烂之舌在此说道吗?如果真心请求和解,必须依我两件事。国佐说:“你说吧,只要能答应的全都答应?”郤克说:“第一个条件要萧君同叔的女儿来晋做人质;第二个条件必须把齐国境内的道路改为东西方向。

万一齐国以后背弃盟约,杀你人质,伐你的国家,车马从西到东,可以直达。国佐听完勃然大怒,说:“元帅的话错了!真的是太不像话了。萧君之女不是别人,是我们国君的母亲,以齐晋平等而言,也如晋君的母亲,哪有国母去做人质的道理?是齐妈也就是晋妈,你怎么这么大不敬加没大没小呢?至于道路的纵横,都是顺地势自然形成,如果按晋国的要求改变了,与失去国家有什么区别?元帅以此为难齐国,想是不允许议和了。

郤克说:“我的地盘我做主,我厉害我就这么任性,就是不允许议和,你能把晋国怎样?”国佐说:“元帅不要欺齐太甚了!齐国虽狭小,公家财富也有一千车,众大臣的财富,也不下数百车,现在偶然失败,也没有吃太大亏。元帅一定不允许,齐国定会收拾残兵与元帅城下决一死战!一战不胜,尚可以再战,再战不胜,尚可以三战,如果三次决战都失败,整个齐国都归晋国所有,何必以国母为质,道路东西走向为理由呢?我现在告辞了!”把甗、磐放在地上,朝上面做一揖,昂首阔步出营。季孙行父和瘸子孙良夫在幕后听到他的话,出来对郤克说:“齐国非常恨我们,必至于死地而后快。

况且我们四国连兵,组织管理调度都有问题,军需物资都快供应不上了。兵无常胜,不如答应他的要求。郤克说:“但那个倔老头已经走了,怎么办?”行父说:“可以把他追回来。

便用良马驾车,追到十里以外,硬拉国佐转回晋营。郤克让他与季孙行父、孙良夫相见,说: “我恐怕不能做主这件事,怕在国君那里获罪,所以不敢轻意答应。现在鲁、卫大夫一同替齐请和,我不能再违背大家的意愿了,愿听从你的主张。

国佐说:“我们可以结盟,齐国认可朝拜晋国,并且退还侵占鲁、卫两国的土地。晋应该退兵,秋毫无犯。各自都立下誓书。

郤克便命歃血盟誓,订了盟约后辞别。晋释放逢丑父回齐。齐顷公把他提升为上卿。

晋、鲁、卫、曹都班师回国。晋国因为战胜齐国了,景公便通令嘉奖“鞍之战”的功劳,郤克是主谋,景公重重地封赏了他,并扩大了其封地。并重新组织新的上中下三军:用韩厥做新军大元帅,赵括辅佐;巩朔为新上军元帅,韩穿辅佐;荀骓为新下军元帅,赵旃辅佐。

爵位都是卿。自此晋国就由原来的三军扩充到六军,隐隐有复兴霸主之业的迹象。司寇屠岸贾见赵氏又显赫起来,忌妒得更厉害了,心想你要好了我就没命,我就是要与你干到底,日夜寻找搜集赵氏的短处和罪状,暗中告诉景公。

恰巧当时景国发生了一件事,就是梁山无故崩陷,河流堵塞,三日不流通。景公感觉很奇怪呀,就让太史占卜这事。屠岸贾人家是景公面前大红人当然提前就知道了这件事,于是用重金贿赂太史,让他说“刑罚不中”的话。

景公说:“我不曾用过刑罚,为什么说不中呢?”屠岸贾奏道:“所谓刑罚不中,失宽失严,都是不中。赵盾在桃园杀灵公,已记载在史册上,这是不赦乏罪,成公不予诛杀,而把国政交给他。一直延续到现在,逆臣子孙布满朝中,怎么能惩戒后人?况且臣听说赵朔、赵原、赵屏等,自以为宗族人多势强,打算谋反。

婴齐要阻止他们,就被驱赶出去。栾郤两家,畏惧赵氏的势力,默默忍耐着。梁山的崩陷,无疑是天意让主公为灵公鸣冤,惩罚赵氏的罪行。

老大,如今天象示警,你可不能逆天而行呀”。景公一听,老天爷咱可不敢惹,老天爷的话咱还是得听的。况且从在邲打仗时起,就厌恶赵同、赵括的专权,屠岸贾这一席话听着非常顺耳,理所当然上了圈套。

但韩厥反对,桃园之事与赵盾有什么关系?况赵氏世代为晋立下功勋。主公为什么听小人之言,而疑心功臣的后代呢?但景公又去问栾书、郤锜。二人早和屠岸贾伙穿了一条裤子,那还能说赵氏的好话吗?这下景公便信了岸贾的话,以为真是这样。

让人刻写赵盾的罪行,交给屠岸贾说:“你好好处理,不要惊动国人。韩厥知道屠岸贾的阴谋后,连夜出宫,报知赵朔,让他先逃走。赵朔说:“我父亲反抗先君的杀害,留下了恶名。

现在屠岸贾奉君王的命令,一定要杀死我,我怎么敢躲避?但我的妻子有了身孕,快要临产了。如果生女孩就不必说了,有幸生了男孩,还可以延续赵氏一脉,望将军替我保存这一点骨血,我赵朔虽死犹生。韩厥哭泣着说:“我有今天,都是您提拔的,我们恩同父子。

现在我自愧力量太小,不能斩断恶贼的头颅!您所说的事,我怎敢不效力?但屠岸贾此人阴损毒辣,是为灭族而来,赶快把公主送回宫去,也好将腹中的孩子保住,以后公子长大了,一定会有报仇的时候。赵朔同意并与夫人庄姬约好:“生女孩,取名文,如果生男孩取名武,文人无用,武士可报仇。又单独和门客程婴交代好。

庄姬从后门上车,程婴护送,一直来到宫中,到母亲成夫人那里去了。到了第二天,屠岸贾亲自率领甲士,围了下宫。将赵朔、赵同、赵括、赵旃各家男女老幼,全部杀掉。

查点人数,唯独不见庄姬。屠岸贾下令,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孩子找到。

可怜一门忠烈遭此下场,怎不令忠臣寒心。那这个虎口脱险的孩子究竟有着怎样的命运,能否逃过这一劫呢?历史也有智慧邀您收看下回《杵臼义死报恩 程婴藏山匿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