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为何摒弃主流逊尼派,信奉伊斯兰教什叶派?其中大有玄机

在当前的中东地区,伊朗可谓是一个抢眼的国家,坐拥重要石油资源和战略地位的它与沙特等阿拉伯国家时不时地硬怼,构建“什叶派新月弧”,与强悍的以色列针锋相对,不落下风。值得一提的是,与沙特等中等国家信奉逊尼派不同,伊朗虽然也信仰伊斯兰教,却是剑走偏锋,信仰的是伊斯兰教中的少数派什叶派。但是,鲜为人知的是,伊朗并非一开始皈依伊斯兰教时就信奉什叶派,而是信奉逊尼派,伊朗开始改宗什叶派是从1501年伊朗萨法维王朝建立时确立的。

那么,萨法维王朝出于什么目的作出这一决定?萨法维王朝覆灭后,伊朗历届当权者为何继续执行信奉什叶派的政策?细细品味,这其中大有玄机。提起波斯文明,可谓是大名鼎鼎,因为它早在2000多年前就国力强盛、文明鼎盛,被称为“世界文明古国”。从公元前三千纪末期开始起,西起中欧东至蒙古高原的欧亚草原带上的原始居民开始南下。

其中有一批雅利安人进入伊朗高原定居。到公元前7世纪,古伊朗的原始居民埃兰人被两河流域的亚述人击败亡国,雅利安人成为伊朗高原的新主人。但此时的雅利安人并没有被称为波斯。

公元前559年,波斯部落的居鲁士二世统一了古波斯诸部落,建立了阿契美尼德王朝,在大流士一世时期,波斯国力达到巅峰,疆域东起印度河流域,西至希腊地中海沿岸,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三个大陆的国家。

之后,由于受到亚历山大大帝东征的影响,波斯一度衰败,直到公元3世纪萨珊王朝建立,萨珊王朝统治时期,伊朗高原的社会文化和对外贸易得到了进一步提高,并成为东亚和地中海世界交流的中转站。萨珊王朝强悍的军事作战能力,也成为了拜占庭帝国在东方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无论是波斯第一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或者第二帝国,其国教都是祆教或者琐罗亚斯德教,就是查拉图士特拉创立的教,在中国也称其为拜火教。自古以来,中东地区就是中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必经之道。从公元6世纪后半叶开始,由于埃及政局混乱以及拜占廷帝国和波斯萨珊帝国之间的连年战争,使得原先的波斯湾-红海-尼罗河的商路无法通行,商人们改走更为安全的通过阿拉伯半岛的陆路。

由于地处商路中段,东到波斯湾,西至红海,北往叙利亚,南通也门的交通枢纽,商业城市麦加也因此而变得繁荣起来。伊斯兰教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形成并兴旺起来。随着穆罕默德及其追随者统一了阿拉伯半岛,阿拉伯骑兵开始向四周开疆拓土。

公元632年,阿拉伯军队开始入侵国力陷入衰退的萨珊王朝,此时的萨珊王朝无力抵挡正在强盛期的阿拉伯骑兵,节节败退,最终在651年,阿拉伯帝国征服了萨珊王朝,成为阿拉伯帝国的一部分。阿拉伯语成为通用语言,伊斯兰教迅速取代波斯原有的国教拜火教。

公元656年,伊斯兰教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遇刺身亡,穆罕穆德的堂弟和女婿阿里成为第四任哈里发,成为伊斯兰教创立者穆罕默德的继承者。

叙利亚总督穆阿维亚是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的堂侄子,逊尼派的领袖,他与埃及总督阿穆尔都反对阿里担任哈里发。

公元661年,阿里在去清真寺作礼拜的途中,被“哈瓦利吉派”的一名刺客用毒剑刺死身亡。大贵族穆阿维亚在内乱中夺取政权,自称“安拉的哈里发”,建立倭马亚王朝(661-750年)。

哈里发就此变成了阿拉伯帝国世袭君主的称号。而伊斯兰教历史上至关重要的一次分裂也肇始于此,只承认阿里及其后裔才是先知的合法继承者的少数派称为“什叶派”,而认可四大正统哈里发的多数派则称为“逊尼派”。阿里死后,其后裔和追随者拒绝承认前三任哈里发的合法地位,认为只有阿里才是先知穆罕默德事业的继承者,创立了什叶派,来同之后建立的信奉逊尼派的倭马亚王朝和阿拔斯王朝作斗争。

阿拉伯帝国建立后,阿拉伯军队就开始迫不及待地远征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主要有三重目标:第一是统治被征服者;第二是宣扬伊斯兰教;第三是使得被统治者阿拉伯化。从实际情况看,阿拉伯人对埃及、突尼斯、叙利亚一带的伊斯兰化和阿拉伯化十分成功。阿拉伯人征服埃及之后不出两百年,阿拉伯语和阿拉伯文已经成为全体埃及居民的工作和生活语言。

面对波斯帝国原有的国教琐罗亚斯德教,阿拉伯人通过经济和行政手段,对琐罗亚斯德教徒征收人丁税(jizyah),再加上一些行政上对穆斯林有利的措施,使过去缺乏统治经验,并且文明程度和伊朗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阿拉伯人使伊斯兰教变成波斯最主要的宗教。但是,虽然被阿拉伯人军事征服,但文明程度远高于阿拉伯人的波斯人并不甘心完全被对方融合。即使是皈依了伊斯兰教,他们也希望保留自身的文化特色,这样一来,什叶派由于人数偏少,长期处于被逊尼派打压的境地,处于劣势的什叶派成为波斯人心怡的目标。

于是,在伊斯兰教逐渐传播的过程中,不堪压榨的波斯中下层民众用脚投票,选择了反抗精神和自己最契合的什叶派,用擦边球式的宗教信仰满足自己的现实需求。于是,许多波斯人选择了信奉什叶派。对于波斯上层人物来说,当时信奉什叶派还有政治上的考虑,即什叶派只承认只承认阿里及其后裔才是先知的合法继承者,将当时占据统治地位的倭马亚王朝和阿拔斯王朝视同为篡权夺位,不承认其合法地位,要求推翻其统治。

这就给后来波斯人发动民众起义提供了很好的宗教动员的理由。事实上,在倭马亚王朝和阿拔斯王朝的中后期,远离阿拉伯统治重心的波斯部分地区就已经形成了相对独立的地方政权,变相地实现了文化的独立性。阿拉伯帝国崩溃后,波斯地区多个本地或外来王朝屡兴屡衰。

到了1501年,波斯萨法维王朝建立,由于这一政权主要是由什叶派里的十二伊玛目派主导建立的,这个什叶派十二伊玛目派很快就被宣布为国教,其传统也一直保持到今天。萨法维王朝将什叶派立为国教,并不是完全从宗教角度考虑,还有利用宗教号召力抵御奥斯曼帝国侵袭,保持相对独立性的因素。当时的奥斯曼帝国正处在强盛期,信奉主流的逊尼派,如果能将什叶派立为国教,就可以通过宗教阻隔这些国家与奥斯曼帝国的联系,也有利于萨法维王朝用什叶派的旗帜去征服逊尼派国家的土地。

因此,萨法维王朝的统治者注重拉拢什叶派教士,使得他们在国家政府、社会和文化事务方面获得很高的地位,拥有诸多特权,这就使得他们形成了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此后,即使是波斯多次遭到王朝更迭,即使是后来的统治者试图让民众重新信奉逊尼派,但都遭到什叶派教士和民众的强烈反对未果,即使是1925年礼萨·汗建立了巴列维王朝,试图推行世俗化改革,但都遭到什叶派教士的强烈反对,终于,巴列维国王实行全盘西化的“白色革命”使得什叶派教士同国王的矛盾空前激化,在内忧外患之下,什叶派教士们赢得了1979年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实行神权治理,什叶派教士团对伊朗国家事务拥有强大的影响力,1979年12月3日,伊朗全民公决通过新宪法,确立了以伊斯兰教义、古兰经和穆罕默德圣训三者为基础的伊斯兰宗教政府。从此伊朗政教合一体制形成。

今天,这个国家的8100万人口中,91%为什叶派,7.8%为逊尼派,是一个典型的以伊斯兰教什叶派为国教的中东国家。伊朗也成为世界上什叶派的大本营,领导什叶派试图构建“什叶派新月弧”,与以沙特领导的逊尼派之间的激烈斗争还将长期持续下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