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初假如听周兆成状师的倡导,错换人生的究竟大概又是另一番场合

在“错换人生28年”这起案件中,周兆成律师不得不提。他是姚策、杜新枝曾经的代理律师,在起诉淮河医院初期,他和许敏夫妇沟通交流也是非常顺畅的。周兆成律师在当时的情况下是具备为江西姚家、河南郭家搭建对话协商平台条件的人。

据周律师在后来公开回应中,他组织给两个家庭开过“一次电话家庭会议”。这说明周律师和两家之间的沟通是畅通的。在这次会议上,周律师提到两个核心点:关于房子。

建议姚策熊磊还回去。家庭要团结。

关于真相。

如果杜新枝偷孩子要承担责任,如果没偷孩子,法律会还清白。但是,后来的事实是无论是江西姚家还是河南郭家都不妥协让步、各自没有和谈的意愿。姚策熊磊夫妇没有还房子给许敏,许敏也没有停止探究真相。

结果,两家的矛盾夹杂着姚策的儿媳熊磊,围绕着房子就陷入一种纠结的深渊中。现在试想一下,假如两家人能珍惜周律师创造的和谈条件和平台,展开协商对话,这个事情不至于闹到如今需要对簿公堂的地步。错换人生的分歧无非就两点:一是错换的真相;二是利益纠纷化解。

在这两点上,当事人搞错了处理两件事的逻辑层次关系,并且将错换真相和利益纠纷进行捆绑,最终陷入死局。加上许敏坚决地追求她认为的真相,直接把两家人坐在一起对话协商的大门关得死死的,所以周兆成律师当初搭建的那个协商对话的平台就崩塌了。如果当初他们能坐下来谈,厘清房子首付款、按揭贷款、装修款、家电支出等费用,搞清楚姚策治病的花费问题,该属于许敏的,该属于杜新枝、熊磊的,把账务化解清楚,两家人之间存在的矛盾问题自然就化解了。

如果是按照这个思路,房子的归属问题,姚策治疗费用问题早都解决得妥妥帖帖,哪还有其他什么事。

至于对错换人生真相的寻找,周兆成律师说得没错,他可能当着两家人的面问过杜新枝到底有没有偷换孩子,之后可能才说了,如果了孩子要负法律责任,如果没偷法律则会还她清白。在这种局面里杜新枝选择“不承认”,许敏却直接将偷换孩子的矛头指向杜新枝,这下杜新枝和许敏及各自背后的关联人都被推倒悬崖边且没有任何退路,两家交恶,万人评说,之后这件事儿就走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如果当初周律师组织的这次家庭电话会议和早前各种聚会能就真相问题进行更多交流,或许许敏想要的真相早就来了。

比如杜新枝能完整清晰地呈现他没有偷孩子,或者她偷了,是怎么偷的,总归能让许敏信服杜新枝,在这个基础上该谅解的谅解,该坐牢的坐牢,问题或许也就迎刃而解了。但是,大家都不能在相互妥协,有效沟通的前提下进行矛盾纠纷处理,各自裹挟这利益,利用网络舆论将家事搞成“天下事”,当个人身在其中却不能左右“错换人生28年”这个大势时,也只能被众人的力量向前被动推去,新的悲剧又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