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 物 癖:收 藏 家 的 奇 葩 癖 好

1991年,达安明·赫斯特借由创作之名把一条鲨鱼放进透明的玻璃缸,但结果无奈却又带着一丝好笑——一个巨大的咸鱼罐头。

时间的流逝带来防腐液的浑浊与腐坏的鲨鱼,这味估摸着也着实够呛。

盛满甲醛溶液的密封缸里,达安明·赫斯特将各种动物遗体标本陈列在其中,并将它们做成各种姿态。

“进击的鲨鱼”,“吃浆果的绵羊”,“跳跃的母牛”

但肖恩·邦迪却将自然的神奇镌刻在了身体里,他一直搜集自然的“遗体”,作为美的享受。

近年来,人类的颅骨激发了他很大的兴趣,搜集他们成为了他最新的爱好。

肖恩·邦迪将陆续搜集的人类颅骨进行再创作,壁画与原始的狂野元素带来神秘的宗教仪式。

在符文的艺术装饰下,仿佛这不再是僵硬的人类头颅,更像带着古老气息的巫师,封印着诡异神秘的力量。

摆在家里的人类颅骨,不知在晚上的时候,幽暗的灯光一照,与之对视会不会给你带来一点不寒而栗?

作为日本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杉本博司有着惊人的执念,他的作品以“时间”“记忆”几乎贯穿全部重心。

在创作中,杉本博司用相机记录瞬间,那停留在相机“眼中”的景象永远不会消逝,似乎永恒。

“没有快门装置的人类之眼,必定只能够适应长时间曝光。从落地的那一刻起,到临终躺在床上闭眼那刻止,人类眼睛的曝光时间就只有这一次。

或许,正是对永恒的遗憾,促使了杉本博司对时间的执着。

爱德华多·弗洛雷斯:“请勿打扰”的出差达人

因为出差工作的原因,爱德华多·弗洛雷斯一次将酒店的“请勿打扰”牌子带回了办公室。

作为一位沉重的烟民,巴里·查佩尔在禁烟的飞机上体会到了嚼口香糖的乐趣,并激发了对口香糖的热爱。

身为“85新潮”中涌现的“红色幽默”专家,“艺术大买卖”的始作俑者,吴山专在专业艺术圈内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赢得了名声与尊敬。

你走过那面老旧的墙壁,斑驳发黄的墙面还贴着破旧的小广告,是不是很想撕了它却又下不去手?

除了市井黑话,各种标语也是吴老先生的喜爱物件。

蜂巢的造型在生活中可谓是随处可见,但当真正的蜂巢近距离的处在我们身边,相信大多数人都会避开“蜂”狂的吻。

对此,特里·普鲁蒂称得上是一位猛人,危险归危险,但喜欢可不能丢。

对特里·普鲁蒂来说,一块完整的蜂巢像是口渴时的浆果,便是有刺,也想拥有。

目前,特里·普鲁蒂的家里已有超过100 个蜂巢。

GeorgeFrandsen毕业于古生物学系,在大学期间,便开始搜集动物的粪便化石。

经全球8个国家,全美15州,GeorgeFrandsen以搜集到的1277块史前粪便创下吉尼斯纪录。

虽说视觉上可能不怎么下饭,但是这些动物粪便的化石有着不菲的研究意义。

不过,这史前的味道仿佛隔着屏幕留到了现在,如果有正在吃饭的小伙伴,那小印只能先道歉了。

蟑螂,不少女孩的噩梦,让人为之尖叫的存在。

如果发现,想尽办法消灭绝对是绝大多数人的想法,小印也不例外。

但小印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不一样的女孩,西尔贝,蟑螂的迷恋者。

西尔贝将这些蟑螂当作自己的好朋友,与它们亲吻,玩耍,为逝去者立碑。

“希望通过自己和蟑螂的相处,让世间人不再讨厌蟑螂。

这是小西尔贝远大的目标,不知道疼爱女儿的爸爸妈妈面对满屋子女儿的宠物,会不会偶尔崩溃一下呢?

除去藏品本身的价值,还有那时光里值得回忆的模样。

极致国风:10位本土小众插画师 想不到,大师们做过成人动画

这是你的专属这里有你想了解的艺术故事和审美常识分析

也有你想要的电影、音乐、书籍、纪录片以下是这个号的近期推送:此外,在后台回复公众号“影单”、“资源”,。

相关文章